*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嘉藥首頁 | 校友中心

20180203分析檢測中心啟用
2018台中市校友會聯誼
校友點滴

服務資訊:

◆週一至週五,08:00~17:00◆

☎ 專線(傳真):

    06-266-6740

☎ 校內分機:

    06-266-4911

    轉1034、1035、1048

✉​信箱:

    box163@mail.cnu.edu.tw

瀏覽次數

籃廷慶

吳東洀小兒科診所 藥師 2010~
維凱有限公司 副總經理 2007~2008
日商三共臺北分公司 學術經理 1995~2002 (退休)
日商三共臺北分公司 營業經理 1990~1995
日商三共臺北分公司 營業課長 1982~1990
三共株式會社臺北聯絡處 學術專員、主任1976~1982
中國化學製藥股份有限公司 營業員 1975~1976
嘉南藥學專科學校 藥學科第二屆畢業 1966~1972
校友專訪-藥品達人

49年前,一個懵懂無知、智慧未開的小夥子,單憑老爸的一句話:「做藥的也不錯」,就走進了嘉南藥專。這6年是我人生最快樂的求學時光,雖然離校已有43載,但偶爾仍會夢見可怕的情境,因沒有準備好的考試而驚醒。每當同學會召開時,大夥雖是年過半百的阿公俱樂部成員,仍會如數家珍似的細數往事,若聽到趣事時,更不時露出老頑童的萌樣,非常有趣。

    民國64年,進入臺灣藥界龍頭的中國化學製藥股份有限公司,從事藥品業務(propaganda)工作因當時藥師從事藥品業務人數相當少,所以非藥學出身的老業務對我們是既羨慕又忌妒,一方面想要藉由我們的專業知識提高團隊業績,又想看看我們出糗。從事業務,學會了談判技巧及生存之道,特別是拿到大量的訂單時,要思考如何安排出貨,如何寫報表等。65年,決定離開人人稱羨的中化,進入更大的日本三共株式會社。事實上,公司與中化的關係一向是非常密切的,但1975因中化的獨家進口業績不彰,又新上市Minor Tranqilizer(精神神經安定劑),屬於Benzodiazepine 系列的 Serenal (Oxazolam)。由於無嗜睡副作用,極具競爭力。為了搶佔市場,並挑戰獨霸市場已久的老藥---Librium、Valium(都是Roche藥廠產品),及美國惠氏藥廠之Ativan的競爭。三共株式會社,決定在臺灣設立聯絡處,募集藥師專門做promotion 的工作,所以我就成為臺灣分公司的第一批臺籍藥師。

開設之初,日本總公司只派一位係長來,加上內勤一員及外勤人員六位。臺灣分公司雖小,但可謂是「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」。65年正式展開完全的promotion工作,工作內容沒有收款及送貨等之雜事。當時臺灣國民總所得很低,若要讓客戶改用高價位進口藥,非常不易,畢竟價格是由臺製Librium, Valium產品,每顆1至6角,瞬間要提高至2.5元。經所有人推銷及奮戰一個月後,帶著疲憊沙啞的身聲,回臺北參加業績檢討會。一生永遠無法忘記的場景發生了,中化進口部施副理先誇讚三共在臺總共賣出17盒的Serenal。隨即臉一沉,秀出當月退貨19盒,可說成績是負2盒,頓時讓我們顏面無光。看到日本人的窘態,我們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由於診所及藥局的推展不順利,公司改弦易轍轉向大型醫院進攻。畢竟大醫院才是藥品的主力市場,大醫院是醫界的領頭羊,具有指標作用,只要醫學中心採用,開業醫及藥局大都會跟進,因此就如火如荼的展開推展工作。然而大醫院進藥有一定時程,非一蹴可及,反而更加費時費力,平時須無時無刻地守著藥事委員會成員,緊盯開會日期,半點都疏忽不得,一旦錯過就需等下一期,快則三個月,慢則半年。記得有一次在某省立醫院藥事委員會開會前一夜,眾家老手齊集在內科主任家前等著要拜訪,該主任不敢開門,要老婆出面推說主任不在家,各廠商在不耐久候,紛紛離開。就在四下無人之後,我回頭拜訪,主任終於開門接見,順利完成任務,但此時已經是子夜時分了。然而,一分努力就有一分收穫是不滅的真理,在我負責的區域醫院,幾乎採用公司所有處方藥,業績可說是公司之冠。

1980年,抗生素是臺灣藥界的混戰年代,公司推出頭孢子菌素抗生素(Cephalosporine),屬於cephem系,針對methicillin 產生抗性的金黃色葡萄球菌特別有效。全球製藥龍頭美國默克(MSD)也推出類似產品Cefoxitin。為了快速打入市場,迎戰最強敵人,聯絡處立即升格為臺北分公司,社長親臨臺北掛牌,並且增加人員,當然薪水也水漲船高,職位升格一級。為了獎勵員工,公司也訂出新規獎金政策。一番努力後,很榮幸率先得到公司頒發金葡萄一串,由於得來不易,這代表榮譽的金葡萄是我終身珍藏的寶物,更是當著子孫面前,敘述輝煌戰功的佐證資料。

1991年的最後一役就是降血脂藥—Mevalotin,作用機轉是阻礙HMG-CoA Reductase,那可說是劃時代的產品,理當能順利進入市場,但可惜的是,宿敵「默克」已早一步搶得先機,在美國及臺灣推出相同作用機轉的Mevacor。真是命運的捉弄,在這三次戰役裡居然有兩次是對上世界最強的無敵艦隊(世界最大製藥業)。此時我已經不在最前線,公司委以重任,要我由營業經理轉而擔當學術經理,專攻於Mevalotin的上市。該藥的成功與否關係著三共臺北分公司的存活,因此誠惶誠恐的接下重任,不眠不休的研讀文獻,製作文宣,員工則加強產品教育,以及親赴各大醫院做seminar,舉辦區域或全國性,國際性的symposium等等。工作雖然辛苦,但幾乎已脫離propa的夜生活型態,對身體也幫助不少。由於工作上的需要,順勢練就一身高爾夫功夫,在認識的醫師與藥界同仁眼中,也可算是高手,小有名氣的被冠上「籃pro」的名號。雖然不是pro 但也曾經在南峰球場打出低於標準桿一桿的71桿佳績,生涯至今也有三次hole in one (一桿進洞)的紀錄,也非浪得虛名。

為了實踐對自己生涯規劃的許諾---人生三階段,25歲前是求知準備的階段,50歲前是為家人生存而戰,50歲後是為自己而活。終於在2002年的5月,提出退休申請,離開伴我大半輩子,終生難忘的三共株式會社。感恩!感恩!27年的職業生涯,讓我認識許許多多的人物,讓我學會知人識人,也學到要如何趨吉避凶。雖然是三共株式會社員工,但我一直把客戶當朋友看待,也努力著讓客戶有相同的回應。如果把這工作當作只是生意上的往來關係,那麼在我退休後,除了有退休金外將一無所有。也因為秉持著這樣的信念,退休後也就被醫師好友邀請到他的診所繼續幫忙。退休至今剛好13年,但在三共時認識的幾位醫師仍然維持著相當好的朋友關係,經常舉辦家庭聚餐,感情不下親兄弟,這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心得。

總之,「專業知識」、「做事認真」、「不般是非」及「待人以誠」是事業成功的不二法門,希望與學弟妹共勉之。

回上一頁

*